位置:易岛新闻网 > 游戏竞技 > 正文 >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张喜洋 ‖ 穆旦之命运 杜诗之精神——评郑大谟其诗其人

2020年01月21日 13:22来源:未知手机版

电动玩具汽车,松狮俱乐部,高送配

欢迎关注“方志四川”!
本文载《巴蜀史志》2019年第5期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读完厚厚一本《郑大谟诗词集》(简称《大谟诗》,四川民族出版社 2018年11月第1版)后,心里像碰翻了五味瓶儿,久久难以平静!大谟诗词通俗易懂,童心未泯,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飘散着四川东北泥土的芬芳,是对中国古代格律诗词的一 大创新。徜徉在大谟先生的诗海中,我好像在与一位逝去的同乡诗人对话,触摸他的文字,触摸他的词,触摸他复杂的内心。
《郑大谟诗词集》(2018年11月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
郑大谟创作的诗歌题材广泛,意境高远。大部分诗词充满人性的温暖和对家乡土地和人民深沉的爱。但也有部分诗词就像穆旦的诗歌“黑夜里叫出了野性的呼喊”,说出了许多人想要说的话,使人产生共鸣。
1
当读到他描写李家农村“红衣篱畔拍青菜,牛背村童笑语喧”的景致时,我想起了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当读到他描绘村姑“定水桥边遇丽人,二十上下苗条身”时,我又想起白居易《琵琶行》“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境;他关心农民疾苦,“夏日炎炎似火烧,苕藤插下半枯焦”,又好似郑板桥“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的情怀;他“人老衣单薄,苦寒不可支”的境遇,又使我想起白居易“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他在《风雨三餐》中所揭示的“树不静兮发怒声,大风专向高楼鸣”,又使人想起杜甫诗句“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 茅”那种艰难困苦的人生境遇。
民国时期四川大学(资料图片)
作为民国时期四川大学文学院中国文学系毕业生的郑大谟,可谓饱读诗书,博学多才。尽管后来以“教书匠”为生,但他情感细腻,内心世界极其丰富。他透过自己犀利的双眼,善于观察生活,刨开生活内核,以诗词形式,记录、表现他身处时代。他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既有远方,又有诗行,还有田野。只要有诗词的日子,他能做到“菜淡饭稀也不饥”。正因为他有“一口香茶一首诗”的情怀,所以他能拥有“风刀霜剑相逼严,香溢骨犹硬”的豪迈人生。
2
和李白、杜甫、苏东坡等众多古代行吟诗人一样,诗人郑大谟也有行吟诗人的特点。他诗词中的场景主要包括城市、乡村、学校、当场日、重大节假日、劳动场面、家庭、家宴、故乡等;此外,“移动”是其重要场景,即不停地行走、记录。他能充分与当地老百姓接触、交流、了解,与他们打成一片,走进人民中间,了解他们的生活,深入他们的内心。
他写《四月农村》是这样的情景:“四月农村最是忙,稀红肥绿遍山黄,家家户户闲人少,多数儿童上战场。”其中的“稀红肥绿”,诗人巧妙引用宋代词人李清照《如梦令 昨 夜雨疏风骤》中的“绿肥红瘦”,将其稍加改动,表达农村四月绿叶繁茂、红花凋零,而山上麦子成熟、一片金黄的景象。农村这个季节忙到什么程度?诗人又写了一首《农村四月》:“大麦割罢小麦黄,平田车水又栽秧,未了蚕桑育苗始,四月农村就是忙。”这两首诗,诗人真实记录了四川乡村“双抢”季节(既割麦又插秧谓之“双抢”)和育蚕苗的繁忙场面,颇有生活气息。
农村生活中,不仅“双抢”忙,秋收、秋种也很忙。诗人写有一首《浪淘沙 战四秋》的词为证:“男女喜洋洋,正莅秋忙,壮青好似上疆场,李媪何翁难示弱,撒种刨厢。戴月披星光,斗志昂扬,点完平地又山岗,一片红旗迎风舞,笑向斜阳。”秋收季节,农民收稻谷、挖红苕、点粮食等就像走上没有硝烟的战场,可谓毫不夸张,字里行间,表达了他对劳动人民深情的赞颂。

本文地址:http://www.edaojz.cn/youxijingji/44121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