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易岛新闻网 > 休闲旅游 > 正文 >

河南省地矿局地矿一院黄克义:吃的是咸水煮萝卜 探的是全世界储量最大钼矿田

2019年07月12日 06:30来源:未知手机版

恐龙岛,gomarket,霍震宇

 黄克义(左一)和队友们在野外视察矿点

 从1957年走上地质矿产勘查工作,到1997年退休;从1959年12月入党,到如今已有60年党龄;从一个技术员成长为队长,再到最后的正队级总工程师;从发现栾川南泥湖、上房沟、三道庄钼矿,到灵宝小秦岭金矿田……

 40余年来,黄克义跋山涉水、风餐露宿,足迹遍布豫西大地的山山水水,把毕生精力都奉献给了国家地矿事业。如今黄克义虽已退休,但人退心不退,仍旧为地矿事业发挥着余热。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 张超飞 通讯员 刘晓辉

 靠骑马颠簸两天赶到驻地

 在河南地质矿产勘查领域,说起黄克义老人,应该无人不知,他把自己整个青春奉献给了国家地矿事业,一辈子从事地矿工作,为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日前,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见到了已经83岁高龄的老人黄克义。虽然年过八旬,但黄克义老人给人的感觉依然精神矍铄,言谈举止中流露着老一辈地矿人对国家地矿事业的热爱与执着。

 如今,从洛阳到栾川驱车走高速也就一个多小时路程,但在60多年前却需要花费两天时间,黄克义还清晰地记得当初他走过的那条路。

 1957年8月,刚从西安地质学校毕业的黄克义,被分配到河南省地质局栾川地质队(河南省地矿局地矿一院前身),从事地质勘查工作。黄克义清楚地记得,他先是坐老式大卡车,经过三四个小时的颠簸到了嵩县。再向前走就是连绵起伏、沟壑纵横的八百里伏牛山,根本不通车。而南泥湖就在伏牛山北麓,距嵩县县城150公里左右。

 为了能及时赶到驻地,黄克义一行七八个人,在当地马帮雇了几匹马,把设备拆卸成零件驮在马背上,开始向深山老林进发。“当时刚毕业也就二十出头,从没骑过马,原本以为骑马是件很享受的事,但并非如此。”黄克义回忆说,山路崎岖不平,有几次他还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尤其晌午刚吃过饭,走在路上容易犯困,最危险,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

 当天晚上,黄克义他们骑马赶到了旧县,在当地一个破旧的戏楼上露宿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了,一直到下午才赶到栾川南泥湖驻地,整整走了两天时间。这两天路程,一天半都是在马背上度过的,也让他彻底体会到了骑马的滋味。浑身颠簸得难受,尤其是屁股都快磨烂了。

 困难时期靠咸水煮萝卜充饥

 走进栾川南泥湖,也正式开启了黄克义一生“多见石头少见人”的地质工作生涯。

 南泥湖处于深山区,条件艰苦、交通不便,黄克义一头扎进去就是几年。住的是南泥湖村里一个破旧不堪的小庙,十分简陋。在黄克义看来,只要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已经很不错了。

 当时办公条件极差,没有桌椅,他就用绘图板当办公桌,坐在“床”上抱着绘图板制图和整理资料。1959年又恰逢国家经济困难时期,吃饭都成了问题,黄克义所在的地质队一顿饭吃多少都有定量,一旦吃超后几天就要饿肚子。

 经过一段时间的地质普查,黄克义已经初步断定南泥湖地区可能含有大量钼矿。为了赶写地质勘探报告,晚上经常加班到深夜,半夜饿得实在扛不住了,就跑到屋子后边的地里,挖萝卜煮水加点盐来充饥。尤其是到了1962年,正是全国大饥荒时期,黄克义和队员们更是长时间吃不饱,很多人也因此患上了浮肿病。

 即便面临吃不饱饭的严重困难,黄克义依然坚守工作岗位,为国家找矿的热情丝毫不减。凭借着对地矿事业的热爱和执着,他们成功发现了面积达400多平方公里的大型钼矿,探明钼矿含量在210万吨左右,也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储量最大的钼矿田,从而为栾川县成为世界闻名的“钼都”奠定了坚实基础。

 那时候的年轻人愿意到最困难的地方工作,并且以能够为国家找矿为荣。黄克义说,在发现矿藏的那一刻,精神上的满足感很难形容。

本文地址:http://www.edaojz.cn/xiuxianlvyou/16302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