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易岛新闻网 > 汽车行业 > 正文 >

台湾贫困家庭:面临“工作与孩子二选一”困境

2019年10月18日 21:30来源:未知手机版

牙缝黑,韩国女星泫雅热裤舞,父子雄兵 百度云

原标题:台湾贫困家庭:面临“工作与孩子二选一”困境

“台湾社区实践协会”是一个深耕台湾基层社区的社工团体,他们为了让台湾贫困者的声音可以被更多听见、让社会更全民的看见贫穷者所面临的处境,发起“2019贫穷人的台北”活动。用一系列展览、影片、访谈纪录、体验活动来告诉人们台北里贫困家庭的现状。

台媒“风传媒”10月12日刊发部分相关文章。文章称,所谓“社会安全网”必然是有洞的、永远都会有被漏接的人们,只是该如何将网织得密一些、让多一点坠落的人们被接住?经济困境、求职困难、缺乏教育孩子的知识、没有陪伴孩子的时间、没有亲友分担压力、不知该怎么找社会福利资源,种种问题一步步将台湾贫困家庭推入绝境、甚至造成贫穷“世袭”。

贫困家庭“工作与孩子二选一”困境

“台湾小区实践协会”坐落于所谓“整建住宅”密集的万华新安里,李柏祥说这里的房子最初系因都市规划而产生,面积很小,可能还会再隔间租出去,这样的家虽然不够舒适,却也成了预算不足的贫穷者栖身之所,他便看过其中一个居民的家仅3-–4坪(1坪约合3.3平方米)、大约5张书桌的大小,这样的空间要住进一家人。

台湾社区 图自台媒“风传媒”

10多年前刚选上的新安里里长看见此地青少年游荡问题,一度开放里办公室让孩子使用,只是日子一久发现陪伴少年并不是那么容易,可能还会被指责“里长没管好小孩”,社会福利专业人士就此进场──当时辅大社工系教授罗秀华带领学生进去做“小区课”,一群学生们陪伴孩子们陪着陪着,也开始想打造一个“据点”让孩子有一个可以待的地方,“台湾小区实践协会”据点就此产生。

据点表面上看来是要照顾孩子,但在陪孩子的情况下也能看见家长的问题──如果一个孩子在据点待了一整天却没有家长来问“他跑去哪”、一个人只身游荡在小区,社工或许就能猜测家长没有心力去注意孩子状况,进而慢慢去理解这家庭的状况,衔接上社会福利资源。

从孩子的状况便可窥见一个家庭的缩影,李柏祥说协会开案的家庭高达3分之2都是单亲。常见状况之一是当这些家长选择工作,便可能演变成工时过长、难以陪伴孩子。在家长所受教育有限的情况下,求职市场往往也只有最低薪资可供选择,于是有新住民妈妈兼3份工赚得2万多元新台币(1元约合0.23元人民币),也有人可以赚到4万多新台币,然而代价就是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可能晚上有些家长还在工作,孩子就会有一餐、没一餐。”

也有单亲家长是为了照顾孩子不得不牺牲工作,协会协助的单亲妈妈秀秀便是其中一位。秀秀独立抚养4个孩子,一直想找工作,但即便是撑到最后一个孩子才去找托育,费用都逼近2万元,“这可能就等于她的薪资了,就算她去工作也可能只赚到这薪资。”

无奈下秀秀只能选择靠补助撑起4个孩子,亲友以为低收入户可以月领3万元新台币,实际上她是靠每月1万出头的费用苦撑──像秀秀这样的单亲妈妈在协会并不是个案,她们已经够努力了,却仍会被身边的人数落:“很多人批评她不去工作、好吃懒做、能不能挤一点时间去工作啊?要为了家庭跟孩子而努力!”

“我不会教小孩”工人爸爸拜托社工背后无助:他只会用打骂,是因为从小没有被理解的经验

要时间就没有钱,要钱就没有时间──这是小区贫困家长们的共通困境,而背后原因之一也是缺乏家庭后援。李柏祥说,有些状况是长辈走了、有些是长辈自己生活也有困难,陈甄则说也有一些是关系撕裂,家长从小就没有好好被对待、好好教育甚至遭遇家暴,长大后逃离那个家,当有孩子时想再回去求援,就算这些家长敢开口,家人也是不接受的。

上一辈的家庭失能,造成这一辈的家长不知道该怎么好好对待孩子,也可能没有足够的教育资本去学会找资源、甚至不信任资源,在遇见社工前也很少人能陪伴他们去理解问题。社工陈甄回忆,她碰过的一个单亲妈妈独力抚养发展迟缓的孩子,想找工作却必须带孩子去看医生做早疗,学校一有状况也必须随传随到,造成这妈妈没办法工作,拖着拖着便拖了5–8年。

本文地址:http://www.edaojz.cn/qichexingye/30170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