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易岛新闻网 > 地方要闻 > 正文 >

山东潍坊烟台两市用高品质跨越高门槛

2019年06月12日 19:42来源:未知手机版

去哪儿网退票电话

这是一组令山东人自豪的数据:全国首个农产品出口规模超千亿省份,2018年农产品出口产值达1150亿元,占全国农产品出口的22.7%,连续20年领跑全国。

与此相伴随的则是,这些年来贸易壁垒层出不穷,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呈扩大之势,一些进口国管控措施不断加强,提高了进口农产品的检验检疫要求和技术标准,技术性贸易壁垒越来越严重。

一边是壁垒高筑,一边却能稳健前行,山东是如何做到的?这些年,山东农产品出口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积累了哪些跨越技术壁垒的奥秘?当前企业还面临哪些问题和诉求?前不久记者赴农产品出口大市潍坊和烟台,走访企业、参观车间、与政府部门座谈,进行了深入地采访调研。

国外技术壁垒高筑,该以何种态度应对?

在山东调研,从省里到县里、从政府到企业,谈起农产品出口,必定会提及13年前日本《肯定列表制度》实施之初所带来的剧烈震荡、惨重损失,以及此后的绝地奋起,听来颇为惊心动魄。

关于山东农产品出口的故事,甚至可以从30多年前讲起。

山东是全国农业大省。因与日韩地处同一纬度,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人就把农作物移到山东种植,种植成功率高,加上海运便捷,蔬菜贸易迅速发展。农产品对日出口便顺理成章发展起来。

真正的考验是在2001年我国加入WTO之后。

国外技术壁垒不断高筑。自2002年起,许多进口国都提高了检验检疫的标准,日本规定从我国菠菜中毒死蜱的检出限量不得超过0.01ppm(百万分率),高于对本国同类蔬菜检测限量的100倍;一些主要进口国还有针对性地加强了对输入深加工水产品添加剂多磷聚酸盐、贝毒等检测的限制性措施,检测要求十分苛刻。尤其是对进口禽肉的检测,不厌其烦、不厌其精。

2006年5月,更是成为一个历史节点,日本开始实施《肯定列表制度》,这是世界上最苛刻的食品安全卫生标准。其中,对264种食品中使用的734种农药、兽药及饲料添加剂设定了51392个严格的残留限量标准,没有明确的农残限量标准一律按照0.01ppm,其苛刻程度达到了极致,大幅提高了进口食品农产品的准入门槛。

潍坊,一直担任着山东乃至全国农产品出口的主力军,更是处于风口浪尖之上,最先受到冲击。据介绍,这导致了当年潍坊的生姜产品先后27次被检出农残超标,惨遭销毁和通报,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企业懵了,农户也懵了。

寒流接踵而至,该何去何从?以何种态度应对?

就此放弃出口显然是不可能,因为它联结着多年培育的蔬菜产业、产业链上的众多农户和企业;单纯向企业施压意义不大,农产品出口已不只是企业的自主行为,而是全社会的事情,靠单个企业做不到,靠分段管理的单个部门也管不了管不好;怨天尤人同样于事无补,采用显性技术措施维护本国利益,是世界通行做法……要跨过这道坎,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提高自己,用优良品质跨越国外技术壁垒。

必须政检企齐心协力,部门联动齐抓共管,形成提高农产品品质、跨越技术壁垒的钢铁联盟,才能做好促进农产品出口这篇大文章!这是当年上上下下、方方面面形成的高度共识。

潍坊海关查检二科科长李建军2003年进入检验检疫系统,见证并参与了这十多年来农产品出口发展的全过程。“2006年,好像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不能坐视不管,但也不能管死了,还得让产业发展。记得肯定列表出来后,我们整整俩月都在研究,哪些是高风险农药、种植过程中用了什么农药,一项一项对着细抠。”李建军说,“回头再看,当时整体决策和应对举措太重要了!如果思路方向不对,也许许多产业就没了,要么死了,要么就迁移了。可是现在你看,这十多年来,正好成了安丘乃至潍坊农产品出口大发展的时期。”

如今在潍坊,人们会津津乐道,“如果说,寿光是全国人民的‘菜篮子’,安丘就是世界的‘菜篮子’。”作为全国蔬菜出口第一大县级市,安丘年出口蔬菜75万吨,出口68个国家和地区,出口货值约6.5亿美元,约占山东省22%、潍坊市的71%。其中安丘生姜,出口量约占全国六成。大姜、大葱、圆葱的出口货值分别占潍坊市的92.6%、75.5%、73.4%。

本文地址:http://www.edaojz.cn/difangyaowen/14118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